設為首頁|收藏本站|EngLish

                  您現在正在瀏覽: 首頁 » 法律法規 » 法律法規解讀 » 正文
                   

                  堅持普惠金融本源,大力推動融資擔保業健康發展

                  發布時間: 2017-09-08 16:39:47   作者:董事長 秦愷  來源: 北京中小企業信用再擔保有限公司   瀏覽次數:  
                  經國務院第177次常務會議審議通過,《融資擔保公司監督管理條例》(以下簡稱“《條例》”)在李克強總理簽署國務院令后已正式對外頒布,并于10月1日起施行。《條例》是在我國供給側結構性改革與扶貧開發戰略全面引向深入,習近平總書記近期主持召開的全國金融工作會議提出金融要回歸服務實體經濟本源背景下頒布的,意義深遠。這不僅是融資擔保行業的一件大事,更是國家實施普惠金融發展戰略的一項重大舉措,標志著我國普惠金融事業正在朝法制化與制度化的方向邁進,必將對融資擔保業在進一步聚焦小微企業、“三農”和實體經濟融資服務的同時,保持自身健康、穩定與可持續發展產生重大影響和積極推動促進作用。
                  首先,與2010年頒布實施的《融資性擔保公司管理暫行辦法》不同,此次頒布的《條例》屬于國家行政法規,更具有法律效力和權威性,這對發展融資擔保業至關重要。作為普惠金融一種業態的融資擔保具有極強的準公益屬性,由于其服務的對象主要為不能直接從正規金融領域獲得融資的弱勢群體、服務的環節處于整個金融鏈條的末端,因此除非給予其明確的法律地位,否則很難擁有與其業務相匹配的公信力,既不利于保護行業的合法權益、也不利于對其實施有效監管。現在融資擔保業有了《條例》做支撐,今后對其扶持與監管就有了法律依據,從一定意義上講也提升了融資擔保的行業地位與社會公信力。
                  第二,《條例》開宗明義,旗幟鮮明地將融資擔保納入普惠金融范疇,提出了制訂本《條例》的目的是為了支持普惠金融發展,促進資金融通、規范融資擔保行為和防范風險,這是《條例》的突出亮點,體現了對融資擔保行業既要依據其金融屬性和運行規律實施有效監管,又要尊重其準公共產品政策屬性、予以扶持和促進的新管理理念。這也是對國務院2015年下發的《關于促進融資擔保行業加快發展的意見》(國發〔2015〕43號,以下簡稱“43號文件”)中確立的融資擔保準公共產品屬性再次予以了明確界定,意味著融資擔保必須要回歸為小微企業、“三農”和實體經濟服務的本源,從而為后續對其實施更為有效的促進與監管指明了方向。
                  作為普惠金融的重要手段之一,融資擔保在支持小微企業融資方面發揮著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多年以來,我國融資擔保業在服務小微企業、“三農”和實體經濟方面確實發揮了重要作用,也探索出了許多適合中國國情的成功經驗。但毋庸置疑,經過近二十年發展,行業中固有的矛盾和問題也日益凸顯,其中最大問題之一就是沒有對融資擔保的業務屬性予以十分清晰地界定,融資擔保聚焦小微企業和“三農”的主動性與約束性不足,導致其產生的政策效果比較有限,也給行業實施更為精準有效的扶持、監管與考核帶來困難。《條例》正本清源,針對行業存在的業務屬性不清晰這一突出矛盾給予了正面回答,明確了融資擔保普惠金融屬性,從而為科學制訂一整套行業扶持、監管與考核政策和制度奠定了基礎。我的理解是:既然融資擔保屬于普惠金融,就不能簡單地以盈利指標來衡量其績效,而是要從其是否在合規經營、有效控制風險前提下最大限度發揮普惠金融政策效果角度來予以考核、扶持和監管,這樣才能促使融資擔保機構心無旁騖地專注于小微企業和“三農”融資服務,才能使政府期望實現的普惠金融政策目標不打折扣地得到全面落實。
                  第三,《條例》明確提出:國家推動建立政府性融資擔保體系,發展政府支持的融資擔保公司,建立政府、銀行業金融機構、融資擔保公司合作機制,擴大為小微企業、“三農”提供融資擔保業務規模并規定納入到政府性風險分擔機制的融資擔保機構應保持較低費率水平。《條例》要求各級人民政府財政部門通過資本金投入、建立風險分擔機制等方式,對主要為小微企業、“三農”服務的融資擔保公司提供財政支持,并責成國務院財政部門負責制定具體實施辦法。同時,《條例》還要求各省市人民政府負責制定促進本地區融資擔保業務發展的政策措施,處置風險并督促管理部門嚴格履行職責。上述條款抓住了融資擔保回歸服務小微企業和“三農”本源的關鍵,是站在有利于經濟結構調整、增加就業和促進創業創新的全局性與戰略性高度提出的,也為實施更為有效的行業分類管理與政策扶持創造了條件。我個人認為《條例》上述內容包含了以下幾層意思:
                  其一,既然融資擔保屬于普惠金融范疇,主要是解決小微企業和“三農”融資難、融資貴的“市場失靈”問題,追求的是以最小政策成本換取最大政策效果,算的是小微企業、“三農”和實體經濟得到發展、就業增加以及創業創新得到促進的大帳,因此政府就不能缺位,就要責無旁貸地擔負起扶持、監管與考核的職責,其中通過財政部門資本金投入和風險補償機制的建立大力發展政府支持的融資擔保機構至關重要,是公共財政政策放大引導效能的有效延伸,是政府和財政部門以市場化方式引導社會資金服務小微企業、“三農”和實體經濟的重要抓手,更是保證政府性融資擔保機構在不偏離政策目標前提下保持自身可持續發展的基礎;
                  其二,為促使政府性融資擔保機構在最大限度發揮好普惠金融政策效果的同時保持自身可持續性,規范其服務標準和經營行為、為其建立風險分散機制并營造更加良好的外部發展環境極為重要,因此《條例》提出國家推動建立政府性融資擔保體系十分必要、更十分迫切。事實上,早在2015年國務院出臺的43號文件中,就從頂層設計高度對我國政府性融資擔保體系如何搭建做出了清晰闡述:亦即在國家層面上設立以中央財政為主的國家融資擔保基金,在地方層面上建立以地方財政為主、與轄內融資擔保機構形成股權與業務紐帶關系的省級再擔保機構,通過構建國家融資擔保基金為省級再擔保機構分散風險、省級再擔保機構為轄內融資擔保機構分散分險的政府性融資擔保體系,充分發揮這一體系最大限度實現支持小微企業與“三農”政策目標、分散行業風險、統一行業管理要求與服務標準以及完善銀擔合作機制的核心作用;
                  其三,如果建立與完善了政府性融資擔保體系,今后行業的分類管理與扶持政策才能更具有針對性,施策的精準性與有效性才能充分得到保證,政策實施與考核才能落實到位,政策的聚集效應和實施效果也才能更加明顯;
                  其四,《條例》明確要求各省市人民政府負責制訂促進本區域融資擔保業發展的政策措施,負責處置風險并督促監管部門履行好監管職責。這是對行業扶持與管理所做的中央與地方事權劃分:亦即事關融資擔保屬性、國家支持態度與財政投入要求、監管規則和體系架構等大的方向性與原則性事項由中央政府負責制訂;具體扶持政策、監管與考核細則需要參照《條例》基本原則并結合所在地區經濟與金融特點以及行業發展要求由地方政府負責制訂。這表明《條例》充分考慮了融資擔保必須要接地氣、必須要與所在區域現實情況相適應的屬地化特點,因此在具體政策實施和監管等方面賦予了地方政府一定的權利和責任,從而有利于地方政府在《條例》指引下、在防范風險前提下,更好地促進區域融資擔保業健康、穩定與可持續發展,充分發揮其在支持地方經濟社會發展方面的重要作用。
                  最后,除按照融資擔保行業運行規律對其規范化經營和監管做出各項規定外,《條例》還分別對監管部門和融資擔保機構提出了運用大數據等現代信息技術手段,加強行業風險監測、提高為小微企業和“三農”服務效率的要求。這是以信息化為手段、朝著逐步建立完善行業數據庫與中小微企業數據庫方向發展的重要一步。從行業監管角度看,建立融資擔保行業數據庫,不僅可以動態地了解融資擔保機構與行業的經營狀況,而且還可以通過數據統計分析功能,對行業總體風險、融資擔保品種和擔保所涉及行業異常變化情況提前做出預判,充分發揮數據庫的風險監測與提示預警作用,為有效防范控制系統性風險提供決策支持。從融資擔保機構角度看,如果在所服務區域內建立了可更新、可聯網、可共享與可管理的中小微企業數據庫,不僅能夠降低交易對手信息不對稱風險,而且能夠提高融資擔保機構服務小微企業的業務處理效率,有利于在控制風險前提下經營效益的提升。
                  十八年前,在政府大力倡導與鼓勵支持下,我國開啟了中小企業信用擔保事業并取得了一定成效。從多年業務實踐中我們深刻體會到,堅持“政府出資、政策引導、企業化管理、市場化運作”的理念,堅守滿腔熱情地為弱勢群體服務的信念,是做好中小企業融資擔保這項事業的根基。我們認為,如果沒有政府強有力的支持和政策引導,這項事業很難發揮其應有的政策效果;如果沒有企業化管理與市場化運作機制,這項事業很難做到風險可控、自身可持續發展。“政府出資、政策引導”是融資擔保機構切實履行扶持弱勢群體的社會職責所在,但決不等同于放松規范管理和風險控制要求,更不等同于財政無限兜底;“企業化管理、市場化運作”是融資擔保機構提高效率、防范風險、保持可持續發展的有效運行機制,但決不等同于追求利潤最大化,更不能與不承擔必要的社會責任劃等號。融資擔保必須在有效控制風險與最大限度履行社會責任之間找到最佳平衡點。應該說《條例》對以往行業模糊不清的概念做出了澄清,明確了融資擔保是普惠金融、需要政府和財政予以支持,但必須要遵從各項規則、必須要規范經營與防范風險。因此,《條例》的頒布實施更堅定了我們不忘初心、做好中小微企業融資擔保事業的信心和決心。
                  隨著《條例》的頒布實施,相信融資性擔保業務監管部際聯席會議將會陸續制訂出臺一系列符合《條例》基本原則的指引,各省市人民政府也會根據《條例》要求,盡快制訂促進本區域融資擔保業發展的政策和具體實施細則。我們堅信,在國務院43號文件精神和《條例》指引下,我國的中小微企業融資擔保事業一定會上一個新臺階,融資擔保作為普惠金融的重要手段必將在支持小微企業、“三農”和實體經濟發展,在促進國家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就業增加和創業創新等方面發揮出更大更好的作用。 
                   

                  相關鏈接

                  大乐透走势图